怎麼才算女人味?

888 2017-06-24 檢舉

我認識的同齡人當中,有一個有趣的姑娘。她被很多人稱作女神,她喜歡誇張的唇色和復古的造型,常常在社交網絡上po自己唱歌跳舞的照片,常常外拍,形象氣質俱佳。她身高167,體重不過百,常年保持健身習慣,身材健康修長,盤亮條順。

在她的每一張演出照或者外拍照的下面,總是有很多粉絲和崇拜者給她留言,稱她作女神,向她請教如何保持肌膚的白嫩和身材的健美。她有時會回復,答案也很簡單,保持運動。

很多人留下了羨慕嫉妒恨的情緒,膜拜她的人也不在少數,但是她總是很淡定,默默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既能在舞臺前面高歌艷舞、在鏡頭前擺一些高貴活潑的姿勢,又能靜靜地在家裡做做女紅、烤烤西點吃。

有很多人不理解她,認為hold不住她,她卻也不苦惱。世界這麼大,總會有人欣賞我。她這樣告訴我。即使她在所有人的眼裡都是一個女神,但在我眼裡,她只是鄰家的一個小姐姐。

我認識她的時候,她的身份是我哥哥的前女友,那個時候的她,低落、悲傷,像一隻無助的小貓,窩在角落裡獨自療養著情傷。她是一個很簡單的女孩,愛上一個人就對他掏心掏肺地好,但是感情總是不能夠成功,她就對自己狠,跑步、健身、跆拳道……一次次的廝打和一滴滴的汗水練就了她強健的身體,也鍛煉了她的心。

我看著她一點點地變瘦、變美,身材越來越好的她,開始穿著性感高貴的禮服,將自己展示在聚光燈下,舞臺上的她、照片裡的她,一顰一笑,盡是自信和魅力。我很高興她變得那麼好,但我從不覺得她辜負了任何一個稱呼她作女神的人。

因為她很努力。在舞臺下的她,每天揮汗如雨地健身。不熬夜、不泡吧,從來不把自己的美貌當作換取物質的籌碼。她的興趣愛好都很良家婦女,繡繡花、練練字、烤烤餅幹、看看電影,算得上一個宅女。

所有羨慕她在舞臺上光彩的人都沒有看到過她每一滴汗水落下的時候,那都是實打實的辛苦。她的外表一天比一天更女人,但是內心,卻漸漸地堅強如男人、獨立如男人。她在舞臺上紅唇烈焰,扭動腰肢,在舞臺下揮汗如雨、嚴格自律。

我從來不會羨慕她的生活,因為她值得。我只覺得:只有像她這麼努力的女性,才值得擁有這樣的好相貌和好身材。才值得在華美的聚光燈下表現自己,讓所有人贊揚她的美麗。

有些女人,你看到她們的時候她們總是很美麗,很動人。她們身材曼妙、臉蛋精緻、舉止大方得體、品味高雅。她們獲得的一切好像都是天生的,讓人羨慕嫉妒老天給了她們所有的好東西。若是說這些女人有什麼相似之處,就是光鮮亮麗她們從來不會讓你看到她們辛苦狼狽的一面,或者說,作為觀眾的我們,自動忽略了她們成為女神的過程中付出的汗水和努力。

有一次,在去日本的飛機商務艙裡,我遇到過一個內地的時尚編輯。

她的皮膚狀況護理得極好,眼角也鮮有細紋,就連最容易被人忽略的耳後皮膚也白皙光滑,單單看皮膚狀況,和二十歲出頭的女性無異。但是她淡定的眼神,處變不驚的態度讓我覺得她應當已經處在三十歲的後半段了。果然,拿過名片一看,已經是時尚雜志的主編級人物了。這次是來日本采風兼休假的。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她的穿著,她穿的衣服,說實話,很簡單,和我想像中的時尚女魔頭的造型一點都不同,並沒有非常吸引眼球,反而讓人覺得舒服而且容易接近。

我委婉地表達了這個意思。她笑了笑,說:“你是不是以為所有的時尚編輯都要打扮得和穿prada的女王裡一樣?”我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她微笑著說:“其實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但是你想知道真正的時尚是什麼嗎?”我很好奇,請她快一點講給我聽。

“其實,一個人最大的時尚就是你自己的氣質。”

“所有的衣衫、或是化妝品,其實都是在給你的氣質加分。

本身的氣質好,不需要多少打扮,就能夠讓你大方得體;但是若人格猥瑣,縱使穿著再高貴的品牌都會像是假貨、塗抹再貴重的化妝品都會有風塵氣。”

“在過去的歐洲,貴族的為了和下層人民區分開來,會故意將自己階級使用的語言進行一些改變。都說維多利亞說得一口高貴的倫敦音,就是一種通過語言將上層社會獨立區分出來的方法。下層的人民都喜歡模仿貴族的打扮。其實並不是貴族們的打扮有多麼時尚特殊,只是希望模仿這種皇族的身份和高高在上的exclusive的感覺。

但是下層的人民終究不是貴族,就算勉強模仿,也會學得四不像,所以暴發戶和商人一直是被貴族們所不齒的階級,認為他們雖然有一點錢,但是氣質粗鄙。真正的貴族氣質,是一種文化環境和習慣,是無法依靠外在的模仿獲得的。”

“所以,很多經典的美人,比如瑪麗蓮夢露、奧黛麗赫本、或是中國的林青霞、王祖賢,人們只看到她們的經典造型,學夢露揚裙角、學赫本穿香奈兒小禮服、或是學林青霞她們畫英氣的粗眉,但是這些模仿者都沒有發現,這種外在的因素只是這些美人兒內在氣質的體現罷了。要成為性感女神,就連一個普通的微笑,夢露都需要對著鏡子進行無數次的練習,才能夠讓自己的笑容無論從哪一個角度,都是完美誘人的。內在沒有這種渾然天成的性感,就算下水道的蒸汽把裙子掀得再高,都不過是一個在人前嘩眾取寵的小丑罷了。”

“觀眾們永遠不會在意你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她們只會看到你人前的光輝,覺得你獲得的一切成功都是從天而降的。”

“我剛剛開始做編輯的時候,也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當時覺得時尚界很好玩、又有很多好看的衣服穿,很能夠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但是,真正把時尚當作工作之後,才發現一切都不止那麼簡單。漂亮光鮮的時尚大片不會從天而降。從最開始的確定選題、到找服裝、找模特、確定場地、拍攝、定稿等等,每一個環節都是一個獨立的考驗。”

“我曾經穿著高跟鞋捧著一大堆衣服在三四十度的夏天滿城市地跑,我曾經為了一張底片在發三十九度高燒的時候從中國的北邊飛到南邊,我曾經一個月每天只睡四個小時以內,只為做一個專題,但是最後還是被斃了。時尚編輯就是這樣的一種工作,將光鮮好看的時尚肢解成一個一個現實的元素,再將他們組合起來,送到讀者們的眼前。”

“因為這個工作,我也第一次開始考慮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時尚。生活中的時尚教主、時尚女魔頭們其實私底下也是普通的人,但是他們知道自己的氣質和特點,會通過打扮將自己原有的氣質凸顯出來。他們的打扮也各有特色,但是每一個都不會過火。他們知道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氣場,其他的服飾只是輔助而已。”

“所以,當有一天,你覺得你不用考慮任何的時尚元素,但是有自信自己能夠鎮住全場,到了那個時候,你就擁有真正的時尚品味了。”

編輯說完這番話,笑著把頭轉向窗外。我突然發現,即使在飛機上,她還是整整齊齊地穿著一雙黑色的過膝高跟皮靴。因為穿著短裙,左腿擱在右腿上,雙腿優雅地傾斜著。我想,我大概知道她為什麼能夠當上時尚雜志的主編了。

十八歲開始,女孩成熟的美麗開始綻放,二十多歲的女孩,因為青春,因為豐富的膠原蛋白,都像是綻放地正好的鮮花,都很美麗。但是這種美麗是一種粗俗的美麗,是一種野生的美麗,像是經過一夜累積的露珠,隨時隨地都會消散在清晨的陽光下。

真正能被稱得上有女人味的人,還要在二十五歲或是三十歲以後的女人中找,而且,這些女人往往在年輕時並不出眾。這些從未被稱作美女的女人,卻能夠隨著歲月的積澱,成為真正的女神。

女人味並不是天生就有的。年輕的女孩又萌又可愛,但這種狀態可不能抵抗歲月的侵蝕。赫本息影之後投身慈善,她抱著非洲孩童的模樣,讓人感到了聖母一樣的光輝。一個女人,能夠意識並且運用自己的女人味,往往需要經歷很多的困難和磨練,她們被否定、被打擊,漸漸地才會找到自己最強的武器——外表比女人還要女人的人,內心會強大到比男人還男人。

年輕時擁有美麗容顏的女人,往往自信於自己的容貌,因為容貌,她們擁有足夠多的贊美和追求,多到足夠讓她們高枕無憂地一直老去,終於有一天,衰老在不知不覺當中奪去了她們因為年輕而帶來的美麗和鮮活,但這個時候,除了咒罵歲月是個婊子和小偷之外,別無他法。世界上永遠不缺更年輕的女孩、更鮮活的臉龐,總有一天曾經的校花成了明日黃花,舊時的姣好容顏只能在照片和記憶中尋覓。

但是,那些努力的女孩,即使在年輕的時候容顏沒有被大眾所認可,即使生活過得默默無聞、了無生趣,但是她們一點一點地學習怎麼讓自己變得更漂亮、學習怎麼讓自己變得更優秀、學習怎麼讓自己變得更有內涵。唯一能夠應對時間流逝的方法就是對自身能力的積累。終於有一天,她們能夠變成她們夢想中的形象,只要她們堅持,只要她們足夠努力。

請記住,當你真正成功的時候,沒有人會在意你當時是多麼狼狽不堪地一路摸爬滾打過來,觀眾們只會看到你展示在人前的美麗和自信,崇拜甚至嫉妒你的好運,但只有你自己知道,這一路走來,你掉過多少汗水、受過多少委屈、心裡曾經有多痛。

萍萍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上一次我見到她的時候,是在她先生的店裡。她的頭發整齊順滑的修剪及肩,化著得體的淡妝,穿著黑色的貼身線衫和短裙,帶著誇張的銀質大耳環,看上去要比七年前她剛進城的時候還要年輕漂亮。

每年都會有很多農村的親戚來看她,一踏進她裝修豪華、寬敞明亮的家,大家都感嘆她的福氣好,找了個有錢又體貼的丈夫,還紛紛表示要把自己的孩子送進城裡來,要和萍萍一樣闖一闖。每次聽到這樣的話,我看到萍萍的臉上都會禮貌地笑一笑。但是我知道,她那只是禮貌的苦笑。

萍萍剛來杭州的時候只是一個酒吧裡的啤酒妹,穿著廠家的暴露的制服,遊走在一桌桌宿醉亢奮的客人間推銷酒水。剛從農村出來的她並不能習慣城市的喧鬧和城裡人的大膽。醉酒的客人常常透過啤酒妹的短短制服有意無意地觸碰她光滑的大腿和胸脯。她告訴我,那是她人生中最不堪忍受的一段時光,她恨不得馬上回老家去喂豬、甚至是種地,都比在這裡出賣尊嚴要好。但是她必須掙錢讓自己的弟弟讀書。

即使在暗地裡一次次地哭,她終究是堅持了下來。每天身兼數份工作的她經常累得在店裡的桌上睡著。後來,酒吧的老闆喜歡上了她質樸誠實的性格,選擇和她在一起。

就算在結婚之後,萍萍還是沒有安心在家做少奶奶。她每天嚴格控制飲食、堅持健身鍛煉,參加各種培訓班學習英語。最近見到她的時候,她告訴我,自己最近迷上了斯諾克,可能有機會見到潘曉婷,讓這位臺球美女教自己幾招。

我看著光彩熠熠的她,七年前那個羞澀土氣的農村少女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為什麼你現在還這麼努力?”我知道她的丈夫很有錢,要養她完全不是問題。萍萍眉毛一挑,稍稍沉默了一會兒:

“其實我一直都很努力。”

“因為我知道,只有靠我自己努力,才能夠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這個世界上,別人不會在意你有多努力,所以,你更要對得起你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